台湾金星娱乐公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借刀杀人!
    就在弗雷迪还在犹豫的时候,先前开枪的人也已经把枪对准了旁边的人!不过这个目光却放置在金的身上面,金的脸上面浮现出来一丝的笑容!但却没有太多嘲讽的意思!

    金很是清楚持枪者的意思,反正被架着的这位并没有点头的意思,现在他并不是自己的人!如此的情况之下,开枪就没有任何的逾越!如果说他真的点头了!这个枪就真的没有太多的办法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冒险一次好了!

    被指着头的这位一下子傻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还没有等说话,又是一个爆炸的西瓜,金则是看着自己的手绢,微微的摇头,“都说了!不要弄得这么血腥,我说你这个家伙就不能够把他给拖得稍微远一点吗?又或者说,除却脑袋之外,就真的没有其他的地方了吗?闹腾的如此血腥!实在是有那么一些暴虐!”

    弗雷迪则是彻底的傻眼,整个人都茫然了!两个助手就这么的倒在自己的面前,虽然说这里面有金的蛊惑,但是实际的原因呢?还是因为有人要开始清洗!哪怕这些人都死了,也绝对不能够让他们落在丁羽的手里面,事情说穿了,就是如此的简单!

    “弗雷迪,你的犹豫害死了很多人呀!其实他们是没有必要死的,但是奈何!当然这个也不应该说完全就是你的错,里面的原因太多,还真的就没有办法一一的说清楚,不过那位,好歹收拾一下吧!这个工作我就不能够勉为其难的去做了!又不是我做的!”

    “金主管,我们还剩下来多少人?”

    “算上先前的时候死的四个,这儿又死了两个,等等!”听着耳机里面传递过来的声音,金也是停止了些许的时间,“哦,这些所谓的主管吗?现在一个都没有剩下来,算上你们两个人,现在只有五个人了!下手够狠,也是够快!”

    弗雷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同时调整着自己的状态,“金先生,如果没有你的话,事情肯定不会是这样的!”

    “要把责任推卸到我的头上面来?这个说法还真的就是有待于商榷,不过你现在的状态并不是那么的好,我也就不去追究这个责任了!其实五个人相对而言,还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多!”随即金也是看向了持枪的这位!

    持枪的这位愣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也是倒在了那里!没有任何预兆的倒在了那里,甚至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响动!金则是看着他脖子上面的飞针摇摇头。

    “都说过了!可以提早的留一下遗言的,为什么就不听话呢?”倒是一个好手,但是那又怎么样?被派遣执行这样的任务,最后怎么能够留下来所谓的活口?不要想象的太过于美好,背后的这帮家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信义可言!

    弗雷迪的眉头不自主的跳动了两下,来了四个人,就只剩下来自己一个!也就是说原来的小团体也就只剩下来四个头头,其他人都已经消散了!

    “这一手是真的狠辣,我记住了!”

    “弗雷迪,你是真的糊涂了?还是说在装糊涂!”金把钻石给收了起来,“现在才是哪到哪而呀!只不过是把整个架构给清空而已,并不代表着所有人都已经消散了!出去的那些人现在还没有太多的消息,不过就我个人来看,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这个话看似飘飘然,但是其中想要表达的意思却是非常的明显!

    弗雷迪咬着自己的牙,但是却也清楚,现在发狠有什么用吗?根本就没有的!就算是自己动手?又能够怎么样?会是金的对手吗?根本就不需要旁边的安保!金就会让自己满地找牙!

    丁羽对待下面的安保对比自己这边的势力对待下属,根本就不能够同日而语,完全就是天地之差的那一种!他们都是精英呀!而且都是忠心耿耿的那一种,但就是因为金的出现,然后就被当做炮灰给处理掉了!

    “这一次我败了!”

    “能够直视自己的失败,貌似并不是什么坏事,弗雷迪,你的职业应该会转换了!究竟会转换成什么,这一点我们彼此的心中都会有着相当的猜测,友情的提示一句,背负上这个责任,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这个算是警告,还是提醒?”

    “应该不算是警告,只能说是一个提醒,我倒是希望你能够拿走桌面上的东西,但是我很清楚,你不能,也不敢,外面监视的人已经离开了!他们根本就不是来监视你的,而是为了保证这三个家伙都会留在这里,就是这么的简单!”

    “说起来,我还是要谢谢你和丁羽了?”

    “先生吗?就不需要你去感谢了!不过说其我来,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感觉!至少这一次的任务显得有些过于的轻松了!就是卖弄一下自己的嘴皮子罢了!其实我倒是真的想要较量一番的,至少还能够让他们证明一下自己的勇敢!”

    弗雷迪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些想要吐血,“金,你现在就是想要拖住我?为的就是争取时间?”

    “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时间稍微的有点慢,这个呢?应该算是一种默契吧!我不想背锅呀!所以差不多都有着相当的监控,你背后的势力呢?也不想这些人影响到后续的计划,一了百了的解决问题,所以会造成相当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只是内部的,至少不会扩散到外部,两权相害取其轻!”

    弗雷迪犹豫了片刻的时间,随即也是坐在了椅子上面,至于上面的鲜血虽然没有干涸,但是弗雷迪也没有当做一回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情况,看来我真的需要调转部门了!”

    “能够理解是最好的,不理解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你没有下棋的能力,只是棋盘上面的棋子,而且你的出身也是决定了!就算是最终失败了!也需要有人留下来,不管是因为面子,还是考虑其他方面的影响,都会这么的去做!”

    “其实从一开始暴露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下场了!”

    “也不能够这么的说,主要是你背后的势力太过于的操蛋,也太过于的激进了!先生这边已经没有其他的打算了!但是你们死咬着不放,这一点就稍显有些过分了!如此的情况之下,甚至把你们都给暴露了出来,从事情的处理上面来说,没有太多的问题,但是在利益的掩饰之下,所以的一切都显得太过于粗糙!”

    弗雷迪尽量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丁先生是一个很睚眦必报的人,至少就我个人的了解是这样的,如果站在我的角度来看,可以稍微的触动一下,但是应该缓缓图之!哪怕是暴露在明面之上,也不应该采取如此的方式!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

    “洗耳恭听!”

    “现在丁先生跟各大财团达成了相当的协议,也是融入到了这个圈子当中,但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是需要稳定,所以丁先生绝对不会把某一方势力给拉出来鞭尸的,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其他的各大财团也未见得会就这件事情支持丁先生,哪怕这一次英国的行动成功了,甚至于丁先生已经融入到了这圈子当中!”

    “很好的理解,看来冷静下来的你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对于金的嘲讽,弗雷迪并没有当做一回事情,“其实易格斯不死的话,会更好一点的,先前波士顿的事情,有些太轻敌了!损失了一位大将!”

    “没有办法,算是误伤吧!毕竟先生受到了相当的攻击,如果不教训一下的话,日后的事情恐怕会非常的麻烦,不是吗?所以你应该理解的,易格斯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的时候也就只顾着痛快了!”

    “我不相信你们当时的时候就没有调查!”

    “呵呵,弗雷迪,看来你的个性决定了!你还是以一个不错的家伙,当时的时候调查过,但是有关易格斯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的清楚,因为履历上面的东西还算是比较的完美,没有看出来有太多的破绽,至于易格斯后来的暴露,是因为特殊的原因!”

    “内部的腐朽都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吗?”

    “这个话说的有点为时过早!内部的腐朽是一回事情,但是怎么处置又是另外一回事情,相对而言,美国还是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强大,在这一问题上面,不管是先生还是我,都是非常的头疼,你这样的家伙虽然不能够说是层出不穷,但就好像是癞蛤蟆似的老是跳出来,你知道吗?这一点很是让人头疼的!”

    “这个比喻很是不形象,感觉很是嘲讽!”

    “我倒是没有觉得嘲讽,这样的部门层出不穷的,很是让人烦躁,时不时的就跳出来蹦跶一下,彼此之间的事情真的可以用对与错来论断吗?应该不能够吧!弗雷迪,你要是依旧这么的看待问题的话,未来也就没有什么期望了!”

    “所以就是利益的争斗,是吗?”弗雷迪哀叹了一句,“至于所谓的生命在大家的眼睛里面,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想一想,我突然之间的发现,丁先生好像才是最为残忍的哪一个!”

    “怎么?先生杀人还是放火了?”金摇摇头,“其实都是你们自行出手的,刚才的情况你也应该看到了!三个人呢?都是死于,怎么说?内讧吗?”

    “现在就只剩下来四个主管,但是这么多的下属?”

    面对弗雷迪的试探,金摇摇头,“这个问题吗?需要看你们那边究竟要如何的去想,我刚才的时候不是已经说了吗?彼此之间达成所谓的默契,拖住你,不让你掺和这个事情,你们怎么处理,我们不干涉,就是这么的简单!”

    “都是活生生的性命,而且都是忠诚的卫士!”

    “那又怎么样?在那些大人物的心里面,他们就是被利用的对象,你弗雷迪什么时候还有这样一副菩萨心肠了!这个貌似并不是你的作风,要知道在你的手上面,这样的事情不多,但貌似也不少,这样的装可怜就没有什么必要了!会让我感觉有那么一些想要呕吐的!”

    看着走进来的安保,金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一辆厢式货车也是跟着的开了进来,很快也是有人开始清理地上面的尸体,金和弗雷迪也是换了一个位置!

    “看到没有,准备的很是齐全,当然了,也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看一看你这个家伙究竟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看得出来,你比想象当中的还要更为重要一些!”

    “他们是我们的人?没有看出来!”

    “弗雷迪,你又不是一个需要在底层打拼的人,所以没有必要来这种所谓的油滑,你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不要让我有那么一些看不起,在这一点上面,你跟英国的卫斯理,还真的就是有相当的差距,那个家伙是其中的一把好手,如果不是因为情况不允许的话,我是真的不介意把他给留在美国的,不然的话是一个相当的祸害!”

    “卫斯理没有留下来,简森应该有相当的可能性!”

    “简森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他有那么一些不值得一提,我对于卫斯理更为的有兴趣一些,不过这个家伙有点不一样!在这一点上面,弗雷迪,你相差甚远,当然我的目光可能有相当的问题,但是我愿意去做这个判断!”

    弗雷迪暗地的比较了一番,虽然当初英国在波士顿这边遭遇惨败,但是这种惨败呢?并不是说卫斯理就真的输给了丁羽,而是因为计划当中,他并不是最为主要的领导者!

    一定程度上面,他被牵扯了相当的精力,而且他并不是所谓的主导者,始终有人在旁边干涉他,让他不能够自主,从后面的情况来看,卫斯理还真的就跟上了丁羽的脚步,做到的可以说是尤为的优秀一些!

    现在金这么的称赞卫斯理,这里面也应该有丁羽一部分的赞许!

    而自己呢?这一次丁羽根本就没有露面的意思,就是让金站出来,他就是几句话,就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自己已经快要成为孤家寡人了!手底下的这帮家伙可以说没有多少的剩余,等待自己的?只能是转岗了!

    尸体倒是好收拾,但是地面的血迹等等就不是那么的简单,而且这个事情并不是说到此就完结,总归还是需要去掩饰一下,不管是什么方面的原因。

    “金主管,我承认失败了!”

    “反应有点晚了!不要觉得我是在打击你,没有这个必要,只不过是阐述这个事实,同时呢?给某些方面一个人情,大家相互的配合很是默契,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很难说,但总归还是可以留下来些许的香火之情!”

    “金主管,我突然的想起来一件事情,并不是所有的人员都被解决了!还是留下来相当的人员,这些人员真的就可靠吗?我现在倒是有那么一些怀疑!”

    金听了弗雷迪的话,突然的笑了起来,甚至用手指了指弗雷迪,“话里面有话呀!看来你已经恢复了过来,你想要说,这些人里面会不会有所谓的‘臭鼬’存在!是这个意思吧!不是说一点这个方面的可能性没有!”

    “先前我没有感觉到这个问题,当时的情况之下,整个人都已经慌了!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就做出来相当的判断,不然的话他们三个人就绝对不会死的如此枉然!他们三个人绝对不会是你的人!不然的话你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

    看了一眼机库,里面的人不多,但是安置的位置都非常的巧妙,而自己这边就在机库的门口位置,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阻拦!如此的情况难道还不能够说明问题吗?金肯定做了相当的安排,所以他现在无所顾忌!

    “就这么一袋钻石,就能够让大家都激动起来,这个明显是不符合常理的!现在来看,所有的一切,其实都已经做好了铺垫!呵呵,但是我这个主管,竟然最后才知道!”

    “那个是你个人的问题,在这一点上面,你不应该后知后觉的!是不是?这个也是为什么留下来你好好谈一谈的缘故,不希望你在其他的岗位上面继续的犯下这样的错误!”

    “我应该说一声谢谢吗?”弗雷迪看向金的时候,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光芒差一点就能够把金给燃烧了!

    “谢谢倒是不用了!相互关照,谁知道你日后的时候会不会高权在握?到时候可能还会求到你的门下,现在留下来一份香火之情,日后也好想见,不是吗?”

    “口是心非了!”弗雷迪哼了一声,“你觉得这么的说话有意思吗?”

    “没有什么意思,但总归两个人就这么的坐着,真的好吗?看着他们收拾尸体!不感觉有那么一些尴尬?”金皮笑肉不笑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