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星娱乐公司 > 武侠仙侠 > 飞剑问道 > 第十二篇 第二十四章 降临
    黄袍尊者眉毛一掀,仔细看着眼前的秦云。

    秦云说是‘自创’,黄袍尊者并不奇怪,甚至他都有所预料。

    因为若非自创……秦云应该就是学自他人,那么这一法门就应该早创出了,以‘剑仙一脉’在三界当中的赫赫名气!根本不可能瞒得住,比如像创造‘太上剑修一脉’的那位太上道祖,在新的剑仙元神法门刚刚诞生时,恐怕就会生出感应了。

    若是学自他人,这么久了,三界高层定是早就知晓了,他黄袍不可能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自创的?”黄袍尊者询问,“没告诉过别人?”

    秦云也不隐瞒,说道:“我心中早就酝酿剑仙法门,只是一直没把握,前几日,我女儿遭到她的师兄师姐追杀,那次她侥幸逃过一劫。受此刺激,我便决定尝试突破,就在今天早晨刚刚突破到元神境!刚突破没多久,就发现我女儿再度遭到那一大群记名弟子的追杀,所以被迫出手。因为事情紧急,我自创剑仙元神法门的事,也没来得及告诉他人,尊者是除我之外第一个知晓的?!?br />
    “哈哈哈?!被婆圩鹫叽笮?,“没想到,弟子之争,反而促进你自创法门!看来,我这弟子之争还是有些用处的?!?br />
    秦云心中一松,当即也陪笑。

    “对了,你可拜入道家其他两脉?“黄袍尊者追问。

    “并未?!鼻卦扑档?,“在我家乡上古之时,灵宝道祖曾在我家乡降下化身讲道,所以我算是灵宝一脉弟子?!?br />
    “好?!?br />
    黄袍尊者点头,“你的事,我会禀告给师尊!以师尊的脾性,十有八九便会收你为徒。到时候你我可就是师兄弟了?!?br />
    秦云当即露出喜色,连道:“谢尊者?!?br />
    “哈哈,等会儿可就要改口了?!盎婆圩鹫咭恍?,“行了,你且去见你女儿,你女儿我让褚负带回了宝象宫?!?br />
    “好,我和女儿分开太久初次相认,也有很多话想说,就先告辞了?!鼻卦屏鹕淼?。

    ……

    秦云离开了花园,心中却是颇为庆幸。

    “比我预料的好,本来我还想要找个机会,暗示我自创剑仙法门的事呢?!鼻卦瓢档?,“而且他还愿主动为我将消息告知道祖?!?br />
    一想到道祖知晓,很可能收自己为徒,秦云心跳便难以控制的加速。

    道祖……

    道家修行人,尊的就是道家三清。

    道家三清,原本就是混沌中孕育而生,且明悟修行之道,他们三位个个神通难以想象,道家这条路就是这三位开辟出来的。

    自己有望拜道祖为师?

    “呼?!鼻卦苹夯汉舫鲆豢谄?。

    “按照黄袍尊者、神霄道人他们的推测,都说道祖十有八九会收我为徒,可毕竟未发生的事,一切都存在变数?!鼻卦频佬姆欠?,让自己渐渐恢复平静。

    “秦云老弟?!?br />
    殿外,褚负早就在这等着,一看到秦云走出来,连高声喊道。

    “褚负大哥?!鼻卦屏锨?,行礼,“真是惭愧,之前一切都瞒着大哥?!?br />
    “你也是为了女儿?!瘪腋盒Φ?,“对了,你女儿暂且住在我洞府,走走走,赶紧过去?!?br />
    “嗯?!鼻卦屏阃?。

    很快。

    褚负洞府的院子内,龙女依依站在那,翘首以盼,眼中也有着紧张。

    “师尊将我爹给抓走,到底想要干什么?他会不会杀了我爹?会不会折磨我爹?”龙女依依关心则乱,种种念头闪现。

    “爹,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别出事?!?br />
    就在她忐忑难安时,远处走来两道身影,正是褚负馆主和秦云。

    “爹?!绷酪缆冻鱿采芄?。

    “依依?!鼻卦瓶吹脚?,也满心激动。褚负馆主则是笑吟吟看着一切。

    “师尊没有把爹你怎么样吧?”龙女依依仔细看着父亲,黄袍尊者积威太深,过去敢违逆黄袍尊者的可都没好下场。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秦云一笑,见女儿还仔细看自己,秦云不由又道,“放心吧,没事的?!?br />
    “依依小姑娘,我早说了,尊者若是要对你爹下手,也不会让我把你带回宝象宫?!瘪腋汗葜餍Φ?。

    ……

    秦云和女儿在这相认,开始一叙过往,而褚负馆主也就离开不再打扰。

    而另一边。

    黄袍尊者则是在书房当中,拿出了一紫色符纸。

    “这么多年了,终于有机会再见师尊了?!被婆圩鹫叱肿琶?,心中也忐忑。

    灵宝道祖弟子众多。

    除了寥寥可数的那十余位爱徒外,其他弟子没有‘机会’都是见不到师尊的?;婆圩鹫咚淙徽搅ι厦闱科サ薪鹣煞鹜用?,可在灵宝道祖门下也算寻常,又没修炼成金仙,即便实力挺强,可在碧游宫依旧得排在百名之后!自然没资格和‘十余位爱徒’相比了。

    “多亏碰到这秦云,多亏这秦云的消息还没告诉第二人,我倒是有机会,禀告给师尊?!被婆圩鹫咂料?,随即郑重无比,开始书写。

    秦云再厉害?

    对黄袍尊者又能有多大帮助?他更看重的是,借此,他有机会见到师尊了!

    要见道祖一面,真的很难。

    一个个文字写下,写完后,黄袍尊者才收笔,仔细看了看道符上的文字。

    “嗯?!被婆圩鹫呶薇戎V氐?,恭敬朝紫色符纸一行礼,只见符纸上,那些文字都泛起了金光,跟着符纸就燃烧化作灰烬,而泛着金光的文字凌空悬浮,缓缓才消散。

    “现在就看师尊了,师尊,应该会来的?!被婆圩鹫吣谂巫?,随即一迈步就已经消失在书房内,来到了褚负洞府的那座庭院院门外。

    ……

    在院门外,完全收敛气息的黄袍尊者默默等候,也不去打扰秦云、龙女依依。

    秦云和女儿在一起,则是彼此叙说着。

    “原来我娘也被魔神囚禁了十九年?!绷酪姥壑欣峄ㄉ了?,“娘也吃了很多苦?!?br />
    “你娘就在家乡等我们,忙完这边的事,我们回家,我们一家就能团聚了?!鼻卦菩醋排?。

    “嗯?!绷酪赖阃?,“爹,能和我多说说,你和娘的事么?”

    秦云微微点头,开始叙说起来:“那时我还年轻,才二十一岁,记得那年广凌郡选花魁……”

    就在叙说过程中。

    忽然在庭院中的池塘旁出现了一名黑发老者,他出现时没任何动静,他面带微笑,观察着秦云。

    倒是女儿依依,因为角度关系,最先看到了这黑发老者。

    “爹……”龙女依依忍不住开口,“他是?”

    秦云一愣,旁边有人?

    连转头看过去,一眼看到了这位黑发老者。

    没任何气息波动,但不知道为何,眼前的老者,就仿佛无边的星空!又仿佛海平面上升起的太阳!虽然都只是自然场景的一部分,可都让人内心中情不自禁的敬畏。

    这黑发老者就是如此!

    他没有任何威压、气息!可就仿佛看到星空,看到大日,自然感到敬畏。

    在庭院门外一直候着的黄袍尊者,一看到那位黑发老者,便身体一颤,激动的双眸含泪。

    他直接在庭院门口跪伏下来,额头都贴着地面,含泪颤声道:“徒儿拜见师尊?!?br />
    秦云也是一惊。

    真是道祖?

    他和女儿依依都连跪伏下来,无比恭敬:“拜见道祖?!?/div>
pk10免费计划软件手机 双色球开奖结果带坐标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 遥控麻将机 河北20选5达芬奇 香港赛马会赛期表 单双中特公开验证 足彩半全场预测分析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 浙江福利彩票 教我变简单扑克牌魔术 原广东彩票网 中国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