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安芸找了你几次?”

    墨陌蹙眉看了墨馨半晌,淡淡地问。

    墨馨也不看她,只是冷冷地回答,“她找过我很多次,说让我骗你去帝都,我不答应她,她还说什么就算你在G市,她也有办法对付你的?!?br />
    “她有病?!?br />
    “对,她爱叶湛,爱到了发狂的地步?!?br />
    “下次季安芸再打电话给你,你别拒绝她,直接问她要怎么做?!?br />
    一旁,安静的顾之瞳突然插话进来。

    闻言,墨馨抬头看向顾之瞳。

    瞳之瞳嘴角勾起一抹凉凉地笑,“季安芸不是想让你帮她伤害陌陌吗?你问清楚要怎么做?!?br />
    “好?!?br />
    墨馨轻轻地点头。

    她在心里飞快地思考着,墨陌和季安芸都爱叶湛。

    她们两个若是斗得两败俱伤……

    不,即便墨陌被季安芸除掉了,叶湛也还会爱上别的女人,她要是想被叶湛看到,或者让他喜欢自己,除非……

    “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br />
    墨馨说着,低头掏手机。

    顾之瞳转眸看向墨陌。

    墨陌轻抿着唇,面色淡淡地。

    没有出声阻止墨馨。

    虽然墨馨是为了让她们相信她,不曾答应季安芸帮着伤害她。

    但这也一样是她们知道她和季安芸是否联手的机会。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季安芸的声音透过电波冷冷地从手机里传出来,响在寂静的病房里。

    “你想好了?”

    墨馨咬了咬唇,冷冷地说,“我想好了,帮你除掉墨陌?!?br />
    说这话时,她低着头。

    墨陌和顾之瞳本就站着,看不见低头的墨馨脸上的表情。

    只听见季安芸的笑声传来,带着三分得意,两分阴冷,还有一分自信,“我就知道你早晚会答应的?!?br />
    “我没有理由拒绝你?!蹦澳笞攀只氖纸袅私?。

    “是不是不管你怎么讨好,墨家的人还是看都不看你一眼?”季安芸在电话里嘲讽的问。

    “我不是讨好……算了,不说那些,你想怎么除掉墨陌,把具体要做的事告诉我,就像你说的,不管我怎么做,他们都不会原谅我……我不知道自己对你还有什么用处?”

    “三天之内,会有人给你一样东西,你到时放进墨陌喝的水里,或者食物里,让她服下?!?br />
    季安芸的声音比刚才更加阴冷了一分。

    隔着千里之距,墨陌把她对自己的恨意听得清清楚楚。

    她眸底掠过一抹诧异。

    季安芸要给自己吃什么?

    她是哪里来的自信,墨馨有下手的机会的?

    “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就不是你操心的了?!?br />
    季安芸的声音很冷。

    墨馨也不甘示弱的道,“我当然要问清楚,要是墨陌服下毒药死了,那我就成了杀人凶手,死罪我可不干?!?br />
    “不会让她死的,我怎么可能杀了她?!?br />
    “那你也要告诉我,是什么药,我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怎么全身而退?!?br />
    “让她欲仙欲死的药?!?br />
    墨馨抬头看向墨陌。

    墨陌精致的脸蛋上浮出一抹恼意,那个季安芸还真是歹毒。

    墨馨垂下眼眸,“后面的事,不用我做了吗?”

    “不用,你只要在她服了药之后通知我就行了?!?br />
    “你要找男人毁了她?”

    “我不仅想找男人毁了她,还想让她成为没脸活下去的破鞋??墒怯腥讼不端?,我只好遂了那人的意?!?br />
    “谁?”

    “哼,你别问那么多?!?br />
    季安芸阴晴不定的,一下子又耐烦了。

    结束了通话,墨馨抬头看着墨陌,语气没了刚才和季安芸通话里的怨恨,淡冷中透着生硬,“你刚才听见了,季安芸想害你?!?br />
    “你按她说的做吧?!?br />
    墨陌眸色平静,看不出心中所想。

    墨馨到底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多少能猜出几分她的心思。

    “你是觉得季安芸会来G市吗?”

    “她让你那样做,你若是不照做,就白费了机会?!?br />
    墨陌并不直接回答墨馨的问题。

    “她说的那个喜欢你的人是谁?你可知道?”

    墨馨心里很好奇。

    除了叶湛,还有谁喜欢墨陌。

    当然,墨陌长得漂亮,又出身好,从小到大,她身边的追求者就没有断过。

    可能让季安芸“成全”的男人,定然身份不一般。

    想到什么,她又问,“会不会是之前追求你的那个楚彬?”

    楚彬是帝都人。

    “你知道楚彬?”

    墨陌眯了眯眼,反问。

    墨馨眼神微闪,尴尬地笑道,“楚彬喜欢你追求你,早已经人尽皆知了,我听很多人说起过?!?br />
    “管他是谁呢?!?br />
    墨陌似乎并不在意,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我和瞳瞳姐还有事先走了,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点吃的来?!?br />
    “不用,我在医院买着吃就行了?!?br />
    墨馨心里高兴,但面上却拒绝。

    ——

    “陌陌,你是不是知道季安芸说的那个男人是谁?”

    走出病房,墨陌和顾之瞳一起出了医院,朝停车场走去。

    墨陌停下脚步,对上顾之瞳探究关切地眼神,她摇头,“我不知道?!?br />
    “那你说,会不会是墨馨说的那个楚彬?”

    “应该不是?!?br />
    墨陌心头闪过某种猜测,但不确定。

    顾之瞳恼怒地说,“我以前怎么没看出季安芸是个心机婊,得不到自己所爱的男人就尽做些下三滥的事,亏她还是前国防部长千金?!?br />
    “听说季丛祥也并非什么正直的人?!?br />
    玩政治的,哪里能以是非黑白来论。

    他们玩不完的权术。

    “上梁不正下梁歪,季安芸肯定是跟季丛祥学成心机婊的?!?br />
    “噗——”

    墨陌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

    见顾之瞳气愤的模样,她心里充满了暖意。

    想到如今不知在哪里执行任务的叶湛,唇边不由得扬起了笑,“瞳瞳姐,你别担心,自古邪不胜正,不管季安芸和季丛祥有多少阴谋诡计,他们一定会得到报应的?!?br />
    “让梓奕查查季丛祥吧?!?br />
    顾之瞳想了想提议。

    她还不知道墨陌在帝都的时候,就让楚君铭调查季丛祥了。

    墨陌笑了笑说,“我回来之前就让楚君铭查季丛祥,只是现在还没有结果?!?br />
    “之前季安芸不是被毒鹰抓了吗?陌陌,你说她会不会是和毒鹰联手?你之前不也遇到过毒鹰吗?”

    顾之瞳突然想起这个,一把抓住墨陌的手,满眼关切地看着她。

    墨陌原本不想说,自己刚才在病房就有过这种猜测。

    她轻轻蹙了蹙眉,轻声说,“我刚才也这样想过,但又觉得不太可能?!?br />
    “那你要告诉姑姑和姑父吗?”

    “嗯,当然要告诉我爸妈,瞳瞳姐,你回去上班吧,我现在回家?!?br />
    “我跟你一起去?!?br />
    顾之瞳眉头一皱,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还会有心情上班。

    墨陌想说不要她耽误工作,但顾之瞳已经放开她,大步朝前走了。

    
4月16日福彩中奖号码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乐透中奖号码 六肖中特期期准十145 分分时时彩计划 黑彩余额修改器app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175 云南11选5数据库 十三水限时免费 查看河北福彩排列七 任选9场历史奖金表 20选5开奖结果河北 香港六合彩报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