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星娱乐公司 > 女频频道 > 田园食香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发动了
    流萤一进屋,就向杜玉娘禀报道:“太太,已经按着您的吩咐通知到了各处?!?br />
    杜玉娘就道:“好,这会儿我乏了,眯上一会儿,等快开席的时候,你再叫我?!?br />
    流萤乖巧的应了,搬了绣墩坐到门外头,好好的守着这间屋子。

    杜玉娘半睡半醒间,觉得肚子有些抽痛,刚开始她并未理会,因为这种情况以前也是有的,稍许时间就能平静,并无大碍。

    只是这一次,似有不同。

    下坠的感觉很强烈,肚子抽痛的感觉也一下强过一下,生生把她疼醒了。

    “嘶~”杜玉娘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全身无力,只有小腹传来的疼痛,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她。

    杜玉娘是做过娘的人,知道自己现在这种情况,怕是要生了。她不停的深呼吸,试图缓解这种疼痛感。

    发动的太快太突然了,连喊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流萤在外头听到动静,赶忙进了屋,只见杜玉娘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表情也很痛苦。

    流萤一下子就慌了,“太太,您这是怎么了?”到底是个小姑娘,没有什么见识,还搞不清楚状况。

    “我……”杜玉娘不停的深呼吸,道:“要生了!”

    ???

    流萤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她想了想,连忙跑到院子里,喊张婆子道:“快,去通知五爷,就说太太发动了?!?br />
    张婆子扔了手里的扫把就往前面跑。

    于氏听到动静也跑了过来,“怎么回事!”

    流萤急得一脑门汗,“快,太太发动了,快把徐氏和柳姑娘请过来?!?br />
    于氏到底年长一些,稳得住,连忙道:“不要慌,我去通知柳姑娘和徐氏,你在屋里伺候太太,千万别慌?!?br />
    “哎?!绷饔┑懔说阃?,忙不迭的进了屋。

    前边杨峥已经得了信,惊得谁也顾不上,抬爱腿就往后院跑。

    才八个月,竟然就要生了?

    听说怀双生子都是要早产的,玉娘怀了三个,就算发动的早些,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没事的,有柳星儿在呢!她的医术虽然比不上秦大夫,但是比一般大夫还是要强上不少的。

    不过,她到底是个姑娘家,没生过孩子??!但是也有好处,能进产房里看着玉娘的情况,也不怕那稳婆会使什么手段。

    不能慌张。

    此时杨峥的脑袋里像装满了浆糊一样,往日的冷静和沉稳都不翼而飞了。等他回到后院时,杜玉娘已经被两个粗使婆子抬到产房去了。

    东边的小耳房早早就收拾出来了,一应物品也都准备齐全,就等着杜玉娘发动呢!

    李氏和如锦在产房外面等着,急得团团转。

    “祖母,玉娘怎么样?”

    “在产房里呢!你别慌,稳婆已经进去了?!崩钍先八氖焙?,有模有样的,实际上她自己也急得不行。就在杨峥来之前,她还叨咕着,‘怎么说发动就发动了’之类的话。一般妇人早产,都是跟惊吓,生气,摔跤什么的有关。玉娘每天吃得好,日子过得也舒心,怎么这么快就发动了?

    李氏觉得,离生产的日子还是差得多了些,心里有些没底。

    如锦不擅长劝人,只能是在一旁陪着李氏。

    不过这会儿杨峥来了,李氏就镇定了下来,这就是个愣头青,要是没人拦着,再冲进产房里可怎么好?

    “柳姑娘也在呢!虽然她是个姑姑家,可是医术高超,你就放心吧!”

    杨峥真是恨不能冲到产房里去!

    他听了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

    “祖母,怎么没声音呢?”只有婆子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听到玉娘的声音。

    “怎么发动的这样早?”杨峥不太理解,算日子,应该还有一个多月才会生呢?

    “没事的,你别担心!”李氏到底是过来人,年纪大,经历的事情也多,“玉娘会没事的!哦,对了,早先你二叔不是还送了一支山参给玉娘吗?拿出来预备着,生孩子可是力气活?!?br />
    这话杨峥听进去了,连忙让于氏去开库房,把那根有了年头的山参找了出来。

    杨峥抱着那个匣子,望眼欲穿的往产房里头瞧,还是没声??!

    李氏就道:“你别急,早着呢!女人生孩子可没那么容易?!本褪钦厶谝惶煲灰挂彩怯械?。

    只不过,这话听着有些吓人,李氏没说。

    此时产房内,杜玉娘十分痛苦的躺在炕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水打湿了她的鬓角,整个人如同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徐氏观察着杜玉娘的情况,告诉她应该如何呼吸,如何缓解疼痛。

    “太太不要急,还不到生的时候,孩子胎位正,会没事的?!?br />
    柳星儿刚替杜玉娘把过脉,脉象还是可以的,孩子们也都还好。

    流萤在一旁什么忙都帮不上,急得团团转。她只能拿着毛巾给杜玉娘擦泪,小姑娘心里已经有了阴影了,就不知道她自己做娘时,心情会是怎么样的。

    真的好痛!只是现在还不到发力的时候,所以杜玉娘宁愿忍着疼,也不愿意大声叫嚷,要是脱了力,等真的要生的时候就麻烦了。再说,撕心裂肺的喊,也不见得就能减轻痛苦不是。

    杜玉娘按照徐氏教给她的办法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只是这生产之痛,真是的笔墨难以形容,不过半个时辰左右的工夫,杜玉娘便觉得自己已经没了精神,好像要睡过去一样。

    这样不行!

    “让人煮点东西来,我要吃东西?!?br />
    徐氏道:“早就备下来了,有面条,您赶紧吃几口?!?br />
    吃面条,寓意顺溜,也是想讨个好兆头。

    杜玉娘并不饿,但是只有吃了东西才有力气生产。柳星儿和流萤将她扶起来,她坐起身子吃了一大碗面条,这才觉得身上又有了力气。

    “我要下去走走?!鼻笆蓝庞衲锞蜕欢运?,也是早产,只不过那时她的身子非常弱。临生产时,想走一走都动不得,只能躺在产房的炕上,疼得死去活来的。生下两个孩子,她也伤了身子,身体调养了很久,都不见起色。

    这一世,她跟着如锦练功,时不时的打坐,练拳,但是把身体素质提高了不少。现在下地走走,对她生产是极有好处的一件事。

    徐氏不想杜玉娘这样坚持,都这样了,还要下地。她想了想,就点了点头,让人把杜玉娘的裙子套好,然后和柳星儿把杜玉娘从炕上架了下来。

    流萤忙不迭的给杜玉娘穿了鞋。

    杜玉娘便拖着硕大的肚子,在产房里一圈一圈的转了起来。

    很痛,下坠感也很强烈,她走的每一步,可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

    一定要坚持!

    杜玉娘不住的给自己打气,鼓劲儿,她一定要把孩子们平平安安的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他们是杨大哥和自己的骨血,她一定会,一定要?;ず煤⒆用?。

    流萤瞧着杜玉娘实在辛苦,眼圈都红了,“太太,咱别走了?!?br />
    杜玉娘腰都直不起来了,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多走走的好。

    “徐氏,走一走是不是更容易生产?”

    徐氏点了点头,有些钦佩的对杜玉娘道:“太太若能坚持,便再走一走,对生产是极有帮助的?!?br />
    “好,那就再走走?!?br />
    两个人便又架着她走了起来。

    又走了四五圈的样子,杜玉娘便觉得自己的裙子湿了,她知道八成是羊水破了。果然疼痛更剧烈了起来,徐氏也发现了,连忙道:“羊水破了,将把人扶回去?!?br />
    这样折腾了一下,一个时辰便又过去了。

    天气已经冷了,杨峥劝李氏回去等消息。

    李氏直摇头,“我得在这儿等着玉娘,我不回?!?br />
    “玉娘那边还没动静呢,您要是再冻坏了可怎么办?”

    不管杨峥怎么说,李氏就是不肯回屋去,还指了指身上的袄子道:“我穿的厚,没事?!?br />
    一直在水房烧水的马婆子就道:“老太太若是不嫌弃,就到水房来等吧,这里头点着炉子呢!暖和?!?br />
    李氏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倒是不错?!钡降资巧狭怂晔娜?,加上天气又冷,一时半会儿倒不会觉得怎么样,站得时间长了腿脚都不舒服。

    如锦也跟着李氏进了水房。

    水房里有两个灶,还有一口大锅,这里几乎不封灶,专门给主子们烧水的。

    马婆子扶着李氏坐到椅子上,便又去外面听动静去了。只等产房那边要水,她就得拎着两个大桶过去。

    杨峥在外面急得团团转,可是这个时候他那一身铜皮铁骨,挡马断桥的功夫,当真是半点用处也没有。若是可以,他宁愿替杜玉娘承受那些疼痛和风险。

    前院那边,霍青倒还镇定,只是王小辉和高大山有些坐不住了。

    这两个半大小子,也不是那种不知事的人,虽然高大山憨厚了一些,但是也知道不少事情。他们都知道女子生产不易,稍不留神就会出现纰漏,到鬼门关去转悠一圈。两个人有心去后院瞧瞧去,又怕于礼不合,一个个坐不住凳子,像是被钉子扎了似的。

    霍青看不下去了,干脆把二人往后院攆,还道:“这个时候不比平常,你们过去看看再回来也没有什么,不要久留?!?br />
    霍青此言一出,两个人便再也坐不住了,飞似的往后院奔过来。一进院子,便不约而同的放轻脚步,生怕吓到什么似的。

    杨峥正发愁呢,转眼就看到了两个徒弟,眉毛就皱了起来。

    “你们怎么过来了?”

    高大山不会说话,就悄悄的捅了王小辉两下。王小辉连忙道:“师傅,我们担心师娘,就过来瞧瞧?!?br />
    “这里没有能用得着你们的地主,回去吧!”说完就转过头,又紧紧盯着产房的门,似是要将门板看穿一般。

    于氏连忙把小哥俩叫到一旁,轻声道:“两位小爷就别添乱了,这里哪能是你们来的地方。一会儿忙里忙外的场面不好看,你们可留不得?!?br />
    王小辉连忙道:“我们知道,就过来看师傅一眼,马上回去?!?br />
    于氏便道:“那便好,回去吧?!?br />
    小哥俩便悻悻的回了前院。

    不多时,产房里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杜玉娘的嗓子像是要喊劈了一样,让人听了汗毛直竖。

    杨峥一下子窜了出去,恨不能立刻闯进去看个究竟。

    也幸亏如锦出来的及时,拦住了他,“不能进去?!?br />
    杨峥横眉立目,“让开!”他可不信什么男人不能进产房的那一套。

    “这个时候你添什么乱?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挂着的就是这口气,你一进去,不是什么都乱套了?”如锦只道:“你若想去瞧玉娘,也得等她生完再说,到时候没有人拦着你?!?br />
    杨峥想了想,这才收了身上的气势,很是狐疑的看了如锦一眼。

    如锦镇定自若,“看什么看?”

    产房之中,杜玉娘声嘶力竭的喊了几嗓子,听得杨峥头皮发麻,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太太,使劲啊,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毙焓暇醯?,杜玉娘生孩子的过程已经很顺利了,她没有想到这么快。

    杜玉娘深呼吸了几下,咬紧牙关,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向一处~

    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划破了沉闷的等待气氛,如同一记惊雷一般,将杨峥震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李氏颤颤巍巍的从水房走了出来,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激动的。

    “生了,生了!你这傻小子,当爹了??!”

    张婆子和马婆子连忙拎着热水桶进了产房。

    杨峥睁大眼睛想要从门缝里看出点什么来,可惜什么都没有看到,那扇门便又被关了起来。他僵在原地,脸上表情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心。

    杜玉娘一身的汗,人也有些松懈。

    徐氏麻利的将第一个孩子处理好,随后把包孩子的工作交给了柳星儿和流萤。

    这两个人笨手笨脚的给孩子包起来。

    流萤激动地道:“太太,是个哥儿,生得可俊了?!?br />
    杜玉娘便想,老大是个儿子?挺好的,挺好的。

    “太太,您可不能懈怠啊,还有两个小祖宗在肚子里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