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星娱乐公司 > 玄幻奇幻 > 天衍之王 > 第三百零一章 大片的烟
      八大山人是草原人,所以思想与性情就像他们手中的刀一样,都很直。
      黄衣老人知道他在怕什么,所以干脆的用出了那招。
      那道伟岸纯粹的刀光再次擎天而起,劈向对方。
      卢七一剑断沧澜企图用剑芒去斩断那道刀光,但那毕竟是草原最强刀法,这里最强是指最近几百年来的最强,绝不局限于当下时代。
      剑芒在刀光下苦苦挣扎,
      但还是勉强挡住了。
      接着,又有道同样强大的刀光亮起,带着相似的沉重感,与前一道刀光相合,双刀合璧自然威力更胜,直接斩碎了卢七的剑芒。
      他不明白,
      这样强大的刀法,纵然已经使元气在体内活跃到极致,从提气到运行经脉,然后积蓄刀意,再到切实施展。
      而这个过程输需要时间的,
      哪怕过程很短,但也必然会有段时间。
      可黄衣老者几乎是抬手便出刀,卢七根本没有感知到天地气机的变化所以,没能及时做出应对,这一剑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卢七倒飞数十余丈距离,被那刀光斩入雪中,正如他对风小寒做的那样,身体击破积雪砸在坚硬的地上,只是看起来要更加凄惨。
      ……
      ……
      风小寒念头微动,盖住身体的砚缩小钻入怀中的口袋,与那块石头呆在一起。他浑身鲜血,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般,只能顺着山壁滑坐在那里,看向这边。
      只见那边的雪地如同雪白的奶油被人剜去一勺,露出沙黄的蛋糕,而卢七则半跪在坑中,护甲与外衫尽碎,变成破烂的布条。
      卢七的脸色还是那般阴沉,只是呈现出不正常的白,显然受伤极重,仿佛是只真正的厉鬼,随时都会扑上前来索命。
      卢七看着黄衣老者,沉声道:“这怎么可能?”
      随着他的说话,鲜血也不断从口中流出,将洁白的牙齿染成红色,于是显得更加恐怖。胡须也因染血而粘在一起,在寒风中被冻成
      只见黄衣老者身形晃了晃,吐出口血来,面色如同金纸,在绿衣老人的搀扶下才缓缓坐到地上。
      卢七明白了,
      对方强行施展刀法,元气逆冲伤了经脉,看起来只是吐了口血而已,实则受的伤不比对方轻多少,甚至还会影响到今后的修行。
      但魔门修士发起疯来实在太强,那墨青乙与邢煜就是证据,寒山又是对方的主场,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隐藏的怎样的手段,谁也不敢保证这场看似悬殊的差距,真的打起来会有怎样的变数。
      所以黄衣老者采用了胜算最高的手段,
      ——他与绿衣老人先后出刀,自己先自损一千伤敌八百压制住卢七,再由将气息提升至巅峰的绿色老人加把力,彻底击溃对方。风险则是他很可能会落得当场走火入魔、自爆惨死的下场……
      想通这一切后,卢七忽然觉得这些南人比魔门还要疯狂。
      卢七又扭头看向风小寒,神情微变,重复着之前的那句话:“这怎么可能?”
      “现在可以聊聊了,”
      风小寒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卢七淡淡的说道:“因为魔尊要你死?!?br />      他的话让两位山人的眉头跳了跳,风小寒却没什么感觉,想了想说道:“是因为生死崖的事,还是天山的事?”
      “不知道,我只知道魔尊点名要你死,你不得不死?!?br />      卢七冷笑着说道:“你不会活着走出寒山的?!?br />      风小寒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远处,那是他们三个散开的地方。
      一个蓝色的小点出现的那里,向此间赶来,看样子还要再跑一会儿。
      风小寒看的清楚,对方是从雪里钻出来的,难道他也会遁雪?
      黄、绿两位山人松了口气,既然他没事,那么梦儿有九州遁法傍身应该也不会有事。
      风小寒收回视线,看着卢七说道:“你也不会活着离开?!?br />      两位山人不可能放过他,因为他是魔道修士道心如铁,不可能交待任何事情,即便他将魔门的位置和秘密全盘托出,山人也不会选择活捉他。
      正所谓师出有名,那样做只会给魔门留下开战的借口。
      卢七深深的看了他与两位山人一眼,将他们的模样记在脑海里,随后取出块腰牌。
      风小寒认出那与墨秋离开圣人遗迹时的玉牌一样。
      绿衣老人脸色大变,数十丈距离眨眼而至,挥刀砍向他的手腕。
      但已经晚了,
      卢七是破虚境的真正强者,即便如此重伤也不容小觑,而他那些隐藏的手段直到刚才也没有动用,这也是绿衣老人没有靠近,选择留在原地等待对方气血耗尽的原因——万一他拿出件同归于尽的法器,那可就麻烦了。
      绿衣老人终究还是慢了一分,没能斩下对方的手腕,只断了他两根手指。
      玉牌被卢七狠狠砸在坚硬的地面上,随着空气与空间的扭曲,他消失在原地。
      但那张代表死亡的脸与最后怨毒的眼神,却留在了风小寒的脑海里。
      天空的云还在翻卷,那道被剑与刀斩开的口子正在缓缓合拢,天光即将再度消失,世界也会重新变成灰暗的世界。
      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相信也是以山人们都胜首尾,不知留下另外两人没有。
      风小寒觉得应该是没有……
      原以为破虚境的强者之战,将会是场艰难复杂的持久战,谁知胜负竟仅在瞬息之间。
      这场战斗的情况并不复杂,背后的深意却值得深思,三人都只出了一招,但黄衣老者以极大的代价换来的出手时机的确出人意料,直接导致一面倒的碾压,若非那块玉牌今日难逃一死。
      绿衣老人给了风小寒几粒丹药,
      风小寒谢过后服下,闭目休息。
      黄衣老人出刀后局势已定,便一直在调息元气检查伤势。
      当陈英雄到时,雪鬼也回来了,骑着尾偌大的雪鱼背着那只腰牌,身后跟着一片浓烟。
      那些是成百上千条雪鱼一起游动时的场景,
      远远看去声势浩荡,可吓了陈英雄一跳,连跑带跳的奔向绿衣老者,躲到他的身后。
      绿衣老者微笑着安抚几句,随后看向最前面那只背着长明木牌的肥胖老鼠,心想这是什么妖兽?
      从风小寒三人离开雪洞到现在过去的时间并不长,雪鬼竟能聚集如此多的雪鱼来造势,必然不简单,甚至是仙兽之流。
      鱼出水,鸟归林。
      小家伙骑着的雪鱼跃出雪面时,宛若鲤鱼跃龙门般潇洒优美,在空中留下个好看的弧度。
      雪鬼半空中翻了几个筋斗,稳稳落地,见魔门修士不见踪影,又碰巧看到陈英雄的狼狈模样,正要嘲笑他几句。
      风小寒用眼神制止了雪鬼,这里有外人,它会说话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事情已经完了,让你的朋友们都请回吧?!?br />      他捏了捏雪鬼的脸蛋,笑着说道:“没想到你个怂货这么讲义气?!?br />      雪鬼气氛的拍开他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意思很清楚——再敢捏老子脸,老子剁了你的手!
      雪鬼那片烟雾用人类听不懂的语言嘀咕了几句,就像吃饭时吧唧着嘴,含糊不清的古怪语调。
      雪鱼们似乎回应了几声,然后集体转向,大片烟雾原路返回很快便消失在了山的那边。
      ……
      ……
      绿衣老人背着黄衣老人,陈英雄背着风小寒,雪鬼遁地而走。
      五人一兽回到那道崖,只见六位山人皆是盘膝而坐,看得出来都受了点伤,但处黑衣老者外都无大碍。
      绿衣老人将事情讲了一遍,
      “和我们打的那两个也好不到哪去,这次他们三人受伤严重,尤其与你们交手的那个更是伤了根本,想来应该有段时间不会出来作恶?!?br />      白衣老人说道:“但他们很可能会召来同门,再次伏击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寒山?!?br />      众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毕竟赤谷那边可还有个凌霄境的大魔头,现在黄、黑两位山人重伤在身,八门捆仙阵无法发挥威力,根本无法与对方周旋。
      所以要赶在那三人将这次追杀失败的消息传回魔门,并命令那个大魔头截杀他们之前离开寒山地界。
      没有人问对方为什么来杀风小寒,更没有谁因此抱怨此时连累到梦儿。山人们认为风小寒是梦儿冒险入寒山也要找的朋友,那就不能当做外人,
      而且风小寒似乎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只是有些猜测而已。
      就在这时,梦儿也回来了。
      他们都没有遵从那时的约定,这不是巧合,更不是义气用事。
      陈英雄不知用什么办法把自己埋在雪里就能躲过所有人的感知,他看到了风小寒被那人追上,但深知自己的本事于是没有露头,远远看到战斗结束才出来。
      梦儿依靠铃铛探知危险已经离去,大家都还活着,只是两位山人爷爷应该受了重伤,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她的九州遁法速度极快,判断出那人的目标只有风小寒时,已经来到了很远的山头上,静静感知着一切。
      只是这一趟往返消耗极大,额头上都出现了丝丝香汗。
      陈英雄见识多广聪明的紧,知道八大山人是刀圣密卫,哪里认不出梦儿的身份?
      但他没有对双方身份地位上的差距而感到绝望,
      反而很开心。
      风小寒不明白他开心的点在哪,直到不久后得知他的真实身份。
冰球打架规则 河南省电脑体育彩票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 湖北11选5历史开奖记录查询结果 中国福彩网 香港波叔一波中特 一尾中特平网站 北京塞车pk拾计划网页 马会追踪彩图 双色球50期走势图 中国体育七星彩走势图 安徽快3开奖结果安徽快3开奖号码 足球看盘记录软件 白小姐旗袍38期 曾氏原创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