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梅眼睛含着泪水走到王猛跟前,道:“叔叔,我知道浩冰将我父亲和哥哥送进了监狱,你恨他,当时我也恨他,但是当我最后知道我父亲和哥哥干的事情,我不恨了,因为这件事无论谁知道也会这么干的,就是我这个亲生女儿当时知道我父亲干了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我也会将他送进监狱,所以,叔叔,你别逼我好吗,我这辈子离不开浩冰,浩冰也离不开我,所以,我不可能跟你去?!?br />
王梅的话王猛惊呆了,刘浩冰同样也惊呆了,只不过王猛脸上增加了怒气,刘浩冰脸上多了感动,还有什么事情能有被爱的人理解让人感动的呢?

王猛走到王梅跟前,一耳光扇了过去,霎时间一声脆响,在刘浩冰的耳边响起,刘浩冰赶紧奔过去,王梅已经被王猛一个耳光打翻在地,嘴角里流下一丝丝的鲜血。

这时候酒店里观看的人非常的多,但是没有一个拉架的。

刘浩冰快速的走过去,扶起王梅,朝着王猛喊道:“王猛,你要干什么,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打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王猛听后抚摸着自己的光头,没有理刘浩冰,再次走到王梅面前道:“王梅,从今天起,你不是我王家的女儿,从今天起,我们断绝任何关系,我今天也对你父亲做主了,你父亲也没有你这个女儿,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王梅看见王猛的神态,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猛道:“叔叔,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原谅我的?!?br />
王猛昂天笑道:“我会原谅你?永远不会,你害的你的父亲和哥哥进了监狱,你竟然和仇人还要结婚,我问问你,谁能原谅你?”

王梅还要辩解,王猛猛的转过身走到刘浩冰面前道:“刘浩冰,你今天的举动就好像在我家的祖坟上撒了一泡尿还不够,还紧接着拉了一泡屎,你要知道,这是死仇,如果我王猛不死,你小子就小心着,小心你一家人的安全,小心你的安全?!彼低曜砝肴?。

刘浩冰搀扶着王梅静静的盯着王猛离开。

刘浩冰看着围观的人群,道:“大家都散了吧!”然后扶着王梅离开他们还没有吃的菜,还没有喝的酒,还闹哄哄的餐厅。

刘浩冰和王梅一出餐厅,王梅情绪非常的波动,忽然她朝天大喊一声道:“老天爷,为什么,我王梅没有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为什么要这么的折磨我?!?br />
王梅的呼喊引起许多人的围观,刘浩冰站着没有阻止,他让王梅狂喊,将心中的不快喊出去,这样应该对身体有好处。

王梅狂喊了一会,靠在刘浩冰的肩膀上,哭道:“浩冰,怎么办,没有想到,我今天和我的亲叔叔又产生了隔阂,如果连我的叔叔都不原谅我,那我王梅就没有一个亲人了?!蓖趺房吭诹鹾票募绨蛏洗罂奁鹄?。

刘浩冰也心如刀绞,他自己宁可忍受痛苦,也不希望王梅痛苦,现在看见王梅内痛苦的样子,他不知道怎么办,但是他决定,自己一定要化解王梅一家和自己的恩怨,不然,自己即使和王梅结婚了王梅也不快乐。

刘浩冰双手托着王梅满是泪痕的脸颊,道:“小梅,听我说,我明天就去监狱,找王市长,亲自化解我和王市长之间的恩怨?!?br />
王梅哭道:“浩冰,没用,我叔叔都这么恨你,我爸更不会原谅你,也不会见你,你去是自取其辱?!?br />
刘浩冰道:“放心吧,小梅,即使自取其辱我也要去,我不能看着你这么痛苦,不过,王市长毕竟是当过市长的人,他的见识肯定和你叔叔不一样,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王市长原谅我,然后,让他答应我们的婚事,我们高高兴兴的步入婚姻的殿堂?!?br />
王梅听后再次哭道:“谢谢你浩冰?!?br />
刘浩冰扶着王梅一边走一边问道:“小梅,今天被你叔叔这一打搅,你也没有吃成饭,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买点,然后带回去吃?!?br />
王梅听后道:“浩冰,你要吃就去给你弄的吃吧,我一点也不想吃,就想睡一觉,我实在太累了?!?br />
刘浩冰点点头道:“好,我也累了,那我带你回去睡觉?!?br />
两个人都没有吃饭,刘浩冰扶着王梅朝着宣传部给王梅分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王梅好像已经筋疲力尽,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刘浩冰替她脱了鞋子,然后拉开被子给王梅盖上,看着王梅进入了梦乡,他才离开。

他一个人徜徉在安平县的大街上,不知道怎么办,自己自从参加工作以后,一直都是在为党的事业担心,从来就没有为自己的事业担心过,可是现在,自己最爱的人因为自己而伤心欲绝,自己怎么办?

此时的刘浩冰都有点后悔,那个时候自己怎么就将王明和王从德送进监狱了呢,现在弄的王梅伤心,自己跟着痛苦,但是最后一想,自己是党员,是国家干部,王从德和王明的所作所为已经危害到了人民的利益,他们被抓紧监狱是犯了罪,与自己何干,想到这里,他的内心才好受一点。

现在怎么办,刘浩冰心里思虑着。

“明天去监狱看王明,将自己和王梅的事情说一下,让他也有个心里准备,刘浩冰知道自己明天去见王明,少不了忍受侮辱,但是为了王梅,他什么样的侮辱都能忍受?!?br />
刘浩冰想通了这点,本想去吃点,也没有胃口,就朝着王梅住的地方走去,回去看见王梅的眼泪已经滴湿了枕巾,不过已经熟睡,她看着王梅美丽的面庞,看着她和衣而睡,想为她脱了衣服,但是又怕将她弄醒,最后无奈之下,只能给她盖好被子,自己也和衣躺在她的旁边。

第二天一早,刘浩冰醒来,看见王梅还没有醒来,刘浩冰知道王梅最近这段时间太累了,昨天晚上又受到了那么大的刺激,还是让她多睡一会,他从自己携带的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然后用笔在上面写道:“宝贝,你最近太累了,好好的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放心老公,老公一切都会替你办妥的,最后署名,爱你的浩冰?!?br />
刘浩冰在宣传部的卫生间胡乱的洗了一把脸,然后出去吃了一点早餐,去商店买了来两条香烟和吃用的东西朝着监狱奔去。

他听王梅说过,王明被判了后,和刀疤一样,也关在刀疤呆的监狱,他看刀疤的时候去过两次监狱,所以现在去监狱也算轻车熟路。

不过现在时间还早,刘浩冰没有打车,一个人提着东西慢慢的走着,他的心情非常的惆怅,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见了王明说什么,但是他最后知道,他见到王明,无论说什么,都少不了一顿臭骂,然后就是王明将自己东西甩出来的声音,到时候自己怎么办,刘浩冰慢慢的想着,不过,能怎么办,为了王梅,自己只能忍受王明的任何责骂。

刘浩冰快速来到安平县监狱,看着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狱警,刘浩冰朝着监狱走去。

这时候一个狱警过来道:“刘乡长啊,你又来看刀疤?”

狱警年龄三十岁左右,刘浩冰每次来看刀疤,都会和狱警谝两句闲话。

狱警为什么会对刘浩冰这么熟悉呢,就是因为刘浩冰身份的特殊性和刀疤身份的特殊性,刀疤作为一个杀人犯,刘浩冰作为一个乡长,刀疤入狱后,刘浩冰不但供养了刀疤的哑巴妹妹,还带他妹妹去看病,并且每个月都带着他妹妹来监狱看他,所以,刀疤虽然是无期徒刑,现在改造很好,还时不时的立功,这让监狱的狱警都很高兴,也很意外,所以,在整个监狱中,没有人不知道刀疤,也没有人不知道刘浩冰,更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迹。

“同志,我这次不是来见刀疤的,请问有个王明在那个监狱,我想去看看他?!?br />
刘浩冰每次来都见刀疤,这次来不见刀疤,让狱警很奇怪,道:“王明,你说的那个王明?”

刘浩冰道:“就是我们柳东市的副市长王明?!?br />
狱警点了点头道:“原来是那个王明,你等着,我这就去叫他?!?br />
刘浩冰听后赶紧点头道谢。

狱警刚要转身,忽然想起王明入狱是因为刘浩冰所致,过来道:“刘乡长,你找王明什么事,要不要我告诉他,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王明是因为你入狱,我怕他不见你?!?br />
刘浩冰听后尴尬的笑道:“谢谢你同志,我今天来找王明就是为了化解这场恩怨,所以,我得见他,谢谢你??!”

那位狱警听后摇摇头一边走一边道:“奶奶的,将人家送进监狱,让人家没了副市长,那是死仇,现在又来化解恩怨,这怎么可能,不是异想天开吗?”

刘浩冰看着狱警走了进去,站在外面紧张的等着,想着见到王明应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