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星娱乐公司 > 网游竞技 > 我的老婆是大boss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宫变
    朱佩琪正在一顿操作,忽然手一捞,摸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不禁大惊失色,但这时,晏紫琴反应十分迅速,一挥手,房间里的烛火便熄灭了。

    朱佩琪并没有看清自己是摸到了什么,只是吓了一跳,道:“爱妃,我刚才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了!”

    “陛下,你可能摸到我的狐皮大衣了?!?br />
    “是吗,爱妃什么时候定做的衣服,朕都不知道?!?br />
    朱佩琪还是有些瑟瑟发抖。

    他又不是智障,摸都摸到狐狸尾巴了!

    只是,这种情况,他不敢拆穿,也不想拆穿。

    朱佩琪担心自己说破了,会被妖怪杀害,心中却也一痛,自己心爱的妃子,竟然是一个狐妖。

    一直有风言风语说晏紫琴可能是个妖女,但朱佩琪从来不信,只当那些人是恶意中伤,嫉妒晏紫琴的美貌,但谁能想到,今晚晏紫琴忽然显露原型了。

    而晏紫琴则是看向了那一张灵符,黑暗不能阻挡她的视线,她能看得清楚,这灵符,是在朱佩琪的衣服里面的。

    终于,朱佩琪,还是要对她下手了么?

    朱佩琪的心跳加快,晏紫琴作为狐妖,怎么会不知他心里现在在想什么,现在没有说破,估计是在想着脱身之后再找人对付她。

    晏紫琴这一点就还是误会朱佩琪了,朱佩琪,对她是真爱。

    他其实早就怀疑晏紫琴是狐妖了,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甚至不愿意去证明而已,毕竟是一国皇帝,他手里掌握的力量也是很强的。

    晏紫琴开始怀疑朱佩琪这一点就不在方冷的预料中了,但两人闹矛盾,这就更是意外之喜,方冷找到妖箩的时候,身上柳晴的衣服已经脱掉了,因为面对的人是妖箩,所以方冷没敢用无归的身份。

    他将衣服还给妖箩,自己只穿着一身普通的太监服装,顺手帮柳晴解掉了缠绕在上面的符文。

    “京中或有大乱,你们自己小心?!?br />
    其实京城不管是怎么闹腾,妖箩都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有人铤而走险,妖箩和柳晴也未必不会有危险。

    而方冷在剥开自己的文字之后,妖箩终于感受到了这股熟悉的文气。

    “是你!”

    妖箩认出来了,这就是那个讨厌鬼方冷!

    见柳晴都已经脱困了,妖箩自然是毫不留守,一爪子过去,方冷直接被打飞了,手上还留下了一道爪痕。

    妖箩的鬼爪,居然伤到他了,还好,方冷是圣人之躯,鬼爪附带的鬼气伤害不了他,只是皮外伤而已。

    但方冷惊疑不定的是,妖箩这一击的威力,不在王级以下。

    也就是说,妖箩居然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这可是在京城,连圣人估计都只能发挥出这种功力,妖箩却能全力出手,在京城中,妖箩的实力也就等同于一个圣人。

    方冷知道打不过,借着这一击之威,直接远遁而去。

    妖箩恨恨地想要追击,柳晴却从安魂符中出来了,看着放在一旁的自己的衣服,柳晴也回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而自己的衣服都被脱了,莫非……

    虽然是女鬼,但柳晴也是人变的,贞操观念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我要杀了他!”

    柳晴一脸屈辱,衣服都脱了,她还是昏迷的,一定是被那人为所欲为了!

    妖箩见柳晴并无大碍,才道:“晴儿姐姐,我知道那人是谁,下次我帮你报仇!”

    “他是谁?”

    柳晴一个念头,衣服自己飘起来穿好了,妖箩才道:“他是人族的一个圣人,叫方冷,跟娘都打过一架,娘好像也奈何不了他,他还打过我的屁股!”

    妖箩提起来,都觉得非常生气,打屁股的仇,这辈子都不会忘的!有朝一日,她一定要打回来的。

    柳晴听妖箩这么一说,对方冷的印象更差,连妖箩的屁股都打,这显然是一个色中恶魔,她自己,说不定也被……

    想到这里,柳晴差点要哭出来。

    只有方冷最冤枉,我特么什么都没干!

    方冷溜达回了皇宫,虽然没办法用飞行之术,但飞檐走壁这种凡人的武学,方冷也是会一点的,溜达上紫禁城,也并非很困难的事情。

    紫禁城的确戒备森严,但如果里面正在混乱的话,以他的潜行之术,也难以被抓出来。

    进了宫之后,方冷便一路朝丽妃的寝宫赶过去。

    不出所料的话,今晚朱崇文会动手,一旦动手,方冷就有机会趁乱抓住狐妖。

    方冷被人族龙气压得实力只能在凡人境,但晏紫琴是个妖怪,虽说身上肯定是有什么护身法宝,但一旦暴露出来,在龙气镇压下,连凡人都比不上。

    所以,方冷对抓获晏紫琴很有把握,至于宫廷中的力量,就交给朱崇文去解决了。

    至于他们父子最后谁会获胜,就不在方冷的考虑范围内了,他只求斩妖剑的恢复方法。

    此时的锦绣宫也格外的热闹,晏紫琴和朱佩琪各有心思,晏紫琴自觉可能无法继续潜伏,便把衣服穿好了,她的护身法宝被破了,现在很危险。

    而锦绣宫外,忽然亮起了很多火把,一小队人喊出了口号。

    “清君侧,诛妖邪!”

    “清君侧,诛妖邪!”

    “……”

    锦绣宫里,朱佩琪和晏紫琴因为这忽然的变故都不再互相对峙,晏紫琴娇媚地笑了一声,道:“陛下,看来,你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br />
    朱佩琪:“……”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朱佩琪现在的处境,面前有妖狐,外面有人保藏祸心。

    锦绣宫已经被包围了,很快,朱崇文便带兵冲了进来,火把照亮了宫殿里的情况,晏紫琴衣着完好,但身后八支狐狸尾巴摆动,吓得朱崇文都是一惊。

    八尾狐!

    这果然是一只修行高深的狐狸。

    而借着火光,朱佩琪才终于看清了晏紫琴的真实模样,他吓得浑身一颤,苦笑道:“爱妃,你这是……”

    “你果然是妖孽!”

    朱崇文不等朱佩琪把话说完,便一脸正气地瞪着晏紫琴,至此,他的心里也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狐妖现形被抓了现场,那么,他已经无罪了。

    而看着浑身赤裸,手足无措的自己的父皇,朱崇文也不禁在心里产生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