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星娱乐公司 > 历史军事 > 大燕欢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惊天逆转
    此时,加藤犬一郎正冷眼看着沈欢所帅的敢死队在自己的队伍里左冲右突的厮杀。

    虽然他也有些惊讶沈欢的勇猛,但他并不担心沈欢他们能突破自己的三百人队,所以他轻松的表情之中还隐隐带着几丝得意。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还在憧憬沈欢等人慢慢被自己的人收割、撕裂、人头落地的时候。

    一个小小的黑影顺着自己的视野飞了过来,他愣了一愣。

    然后......。

    然后他似乎听见了自己额头被洞穿、掀开的声音。

    骨头碎裂的声音惊动了还不知就里的佐藤灵木,他偏头一看,便看见了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幕。

    他看见了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加藤犬一郎的头骨被高高的掀起,殷红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冲天而起。

    随后,加藤犬一郎重重的朝马后仰了下去,中途他甚至都没有听见加藤犬一郎的惨叫,一声都没有!

    “??!”

    佐藤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沈欢见一击功成,急忙大声高叫了起来:

    “加藤犬死了,加藤犬死了!我们去杀光他们!”

    沈欢的动作极快,杜青和上官锐也只看了一个模糊,随后便见加藤犬一郎从马背上栽了下来,心中狂喜的他们顿时也跟着沈欢大喊起来。

    “加藤犬一郎死了,加藤犬一郎死了!”

    后面紧紧跟随的绍兴卫将士和上官府的护卫虽然不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心里清楚,那绝对是好事,于是齐齐的跟着大喊起来。

    城墙上。

    本来已心如死灰的上官若雪早已擦干了泪水,无助在站在那儿死死的盯着沈欢的身影,眼中只剩下了沈欢一个人。

    在她眼里,漫天的鲜血和激烈的厮杀都与她没有了半点关系,她只是想亲眼看看这个她一生中最爱的男人,看清他生命里最后的所有举动,哪怕一丝一毫都不放过,并牢牢的记在心里。

    然后,从城墙上一跃而下,陪着他去死,为他殉情。

    是的,此时的上官若雪早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在她一上城墙的时候就做好了。

    她感觉没有了沈欢,她以后的岁月会荒凉、冰冷,毫无意义!

    可是,但是,然而,没想到,无数个表示转折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这种惊天的转变,上官若雪死死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竭力不让自己因为狂喜而哭了出来。

    惊天的变化也落入了城墙上的守城将士眼里,他们全都愣了一下之后,开始齐声呐喊起来。

    “加藤犬死了,加藤犬死了!”

    加藤犬一郎的死在倭寇的人群中引起了几丝骚乱。

    “八嘎,老子要杀了你们这群混蛋!”

    本田雅格见加藤犬一郎突然身亡,心里闪过一丝悲痛,他暴吼了一声打马冲了过来。

    沈欢冷笑了一声,举枪再是一枪,射中了本田雅格的前胸,后者惨叫了一声也从马背上栽了下来,一个双手沾满无数大燕臣民鲜血和生命的魔鬼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

    上官锐和杜青又是一喜,急忙高叫道:

    “本田死了,本田也死了!”

    本来倭寇们在这两天无谓的攻城中看见那么多同伴死去,兔死狐悲之下已经心生怯意,想归去的意念正浓。

    没想到现在却被一个绍兴城出来的五六十人杀到阵前,还杀死了队伍里的第一和第三首领。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倭寇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变惊呆了,然后,一股惧意从他们心底升起,并蔓延开来。

    令人胆寒的惧意先从假倭开始,接着是海盗,再接下来是真倭,本无战意的倭寇被本田雅格这根最后的稻草给压垮了去。

    倭寇大营开始乱了起来。

    见此情形沈欢大喜,他朝杜青喊了一声。

    “杀进去!”

    随即,剩下的五十多人如同猛虎一般狠狠的插进倭寇的大营,胆寒的倭寇们乱忙逃窜之下毫无抵抗。

    “向左!”

    队伍再一次转向兜杀!

    瓮城中,等待在瓮城之中的窦笔,刚听到城墙上的第一声呐喊时就已经带头冲了出来。

    “杀!”

    “杀!”

    一千绍兴卫将士趁乱掩杀过去,倭寇兵败如山倒,一路丢盔弃甲的往东面逃去。

    其实,也该这群倭寇倒霉,他们刚一败,还没有跑出四里的路程,便被杭州的一部万五的援军抄了个后路,毫无阵型无心念战的倭寇更是魂飞魄散,哭爹喊娘的亡命逃窜。

    而沈欢所帅的六十五名勇士在窦笔赶上来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因为他们实在太累了!

    停下来一清点人数,随行的绍兴卫官兵死了十一人,上官府护卫死了四人,杜青和上官锐都带了不同程度的刀伤,不过问题都不大。

    下马就地止血是必要的,沈欢褪下盔甲与其他人相互捆绑起了伤口。

    城墙的另一边,看完沈欢出击,厮杀和最后一击的封无忧带着两行清泪朝帷帽女子喃喃的道:

    “影姐姐,那逆贼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他是绍兴城的英雄,是我们大燕朝的英雄!我要回去把这件事讲给父皇听,让他给那逆贼最高的奖励!”

    帷帽女子的情绪也出现了一丝难得的波动,“不错,他很了不起,而且他最后一击实在是太惊艳了?!?br />
    “你都没有看清他怎么杀死加藤犬一郎和本田雅格的吗?”封无忧抹了摸眼睛,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

    帷帽女子苦笑了一下,“公主,这么远的距离,又这么乱,微臣哪里看得清呀!”

    “哦!”

    突然,刚应了一个字的封无忧又是大叫了一声,“不好,那逆贼好像要走!”

    “妹婿,你要往哪里去?”

    刚绑好伤口的上官锐在地上叫住了打算往城外走的沈欢。

    马背上的沈欢回头疲倦的一笑。

    “十七哥,我有些累了,想回家休息一下,而且城里面还有人要杀我,我不得不走!”

    “谁敢杀你,谁要是来杀你,我杜青一定会找她拼命!”

    杜青虽然清楚城中是谁在哭着喊着要杀沈欢,但他依然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况且沈欢根本就不怕那个小妞。

    上官锐不想说这些无聊的话,而是盯着沈欢的眼睛道:

    “妹婿,小妹还在城墙上等你,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11选五开奖结果吉林手机版 湖北30选5开奖视频 体彩山西十一选五 050期重庆时时彩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l 3d历史开奖号码 26选5好彩3奖金是多少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 吉林时时彩彩空 爱彩乐彩票 江西快3昨天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云南11选5任3遗漏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坐标带连钱 湖南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