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警察的目光格外的锐厉,看得田小慧脸色都有些发白,她在供销社再怎么嚣张,可是在面对警察的时候,心里还是挺畏惧的,毕竟系统不一样,她也搞不明白他们是怎么一回事儿,所以被那锐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也就有些畏缩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确没有证据,她所有关于对那个小姑娘的指控,全都出自于她的猜测,所以她吞吞吐吐的道:“没...没有...但是,但是警察同志...”

    “没什么但是的,这位女同志,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在案,作为呈堂证据,如果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个小姑娘是小偷,那么,你就是诬赖,诽谤,还有,非法施暴?!?br />
    这警察说得格外的严厉,没办法,人家当事人都把某些很重要的东西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他如果不这样说的话,那是想干嘛???刚刚他已经得到身后两个年青警察的提醒了,他可知道,这个小姑娘就是今天中午那对传说中的父女当中的女儿呢。

    最为关键的是,这件事情的确是她占着理,所以,这件事情他如果不处理好的话,天晓得那小姑娘又会弄出些什么事情来,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得他们也会跟上午一样丢脸回去。

    看来这一次来的警察叔叔还是挺靠谱的,没有像中午那个老警察一样偏袒人,所以如果那个女人有眼力见儿的话,道歉诚恳并且赔偿自己的话,那么,她就大发慈悲放过她好了。

    只可惜,有时候不是你心好人家就会愿意领情的,就比如眼下的田小慧,她现在已经感受到大家看她的眼神儿特别不对了,一想到自己半辈子的英明就要毁于一旦,她就恨不得打死那个害她陷入到目前困境中的贱丫头!

    然后,她看着警察恨声道:“她就是小偷!她一定是小偷,她一个农村来的穷丫头,她爸哪里来的那么多钱给她?那钱,一定是她从别的地方偷来的!”

    其实吧,她的判断不无道理,实在是,陆婉清的穿着太破烂了一些,所以嘞,看起来真的是很穷很穷,家里是穷得丁当响的那种人,你说这样的一个穷人小姑娘突然拿出那么多钱来,那能是她自家的吗?

    人就是这样,在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之后呢,想法就会越来越偏,越来越极端,如此以偏概全,却是当下自觉高人一等的那些人共有的想法,包括,这些警察同志。

    可是,他们知道上午许家老大赔了人家五块钱啊,所以人家花三四块钱买东西,完全有可能啊,毕竟,听说中午这小姑娘真的被吓坏了,许家老大赔的,就是人家的精神损失费!

    路鸣很想说,我上午还给了十块钱订金给她爸呢,人家有这个钱花又有什么不对的?可是想到他们做的那个事情,不是能过明路的时候,所以话到嘴边又给吞了下去,万一被当成倒买倒卖,不止是他,就是这姑娘她爸估计也要受牵连呐!

    他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姑娘的钱来路绝对正,极有可能是她爸给她的,只是没想到,田小慧看人家穿得不好就觉得人家的钱是偷的,他今天儿这运气都被上午遇到这对父女的时候用光了吧?现在怎么办?他说,还是不说???

    “呵,这位女同志,只要她花的钱没有超过五块,我们便能保证她的钱来路的确是正的,敢问这位女同志,她花的钱,超过了五块么?”中午那两个警察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认真的看着田小慧说道。

    田小慧见两个警察同志站出来替那个小姑娘说话,顿时就懵逼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们怎么知道她的钱来路正啊,还有,那小姑娘两次买东西加起来,还真就没有超过五块钱,可这两位警察同志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你们怎么能给她作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田小慧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很愤怒,大骂道:“你们是不是她的亲戚,所以看到是她就偏帮她?警察同志,你们怎么能这样呢,她虽然还只是个小孩子,可是偷钱也是不对的,你们不能因为是她亲戚所以就包庇她!”

    亲戚?包庇?呵呵,两警察同志相视笑了一眼,其中一人看着田小慧便道:“同志,你的联想力真是丰富,我们之所以能替这位小同志作证,那是因为中午的时候,许家老大赔偿了这位小姑娘五块钱的精神损失费。

    所以,她花的钱只要没超过五块钱,那就一定不是偷来的,她的爸爸是一位很好,很疼爱女儿的同志,我们相信他完全有可能把钱给女儿,毕竟,这是他女儿的精神损失赔偿?!?br />
    他说到许家老大和精神损失赔偿这几个字的时候,把字咬得很重,让人一听就能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许家老大还没怎么着这个小姑娘呢,他就赔了这小姑娘精神损失费,你这位女同志,不但冤枉了人家,而且还对人家动了手,不赔偿是不可能的了。

    许家老大是谁?在场的大多数人都知道,尤其是那些孩子们身后的老人,一听到这个,顿时就想起中午听说的事情,大多数人看向那个女同志的眼神都有些怜悯,更有一些后悔没让自家孩子去警察局报信。

    看看那孩子刚刚的处事方式,很显然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家是个讲信用,有礼貌的好孩子,结果却被冤枉成小偷,那胳膊还被掐成了那个样子,看着就疼,于是纷纷跟警察同志说自己刚刚看到的情况。

    当然,他们也并没有乱说,就只原原本本的说了刚刚他们看到的所发生的事情,然后,又满是同情的说小姐姐(小妹妹、小姑娘)很勇敢什么的。

    听得田小慧目瞪口呆,好像她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一样,当然,其实在她听到许家老大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些呆了,毕竟她也是城里土生土长的人,跟许家老大也是算是同龄,哪儿能不知道他的事迹呢?
pk10计划软件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记录 北单比分賠率 管家婆香港马会免费资枓大全 内蒙快三开走势图跨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遗漏 今天nba比分直播 上海快3一定牛预测一 足球竟彩360比分 体彩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3d福彩中奖 世界杯博彩 新浪爱彩网 今天北京11选5开奖走势图 二o一三年曾道人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