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长生没有回头,后背被小夏拦腰抱住,甚至有一处地方,还感觉到一股凉意。

    似是被泪水打湿了一般。

    不过只是一刹那,小夏就松开了双手,退后两步,“小天你要保重,若是寂寞了,就用那个指环来我这里?!?br />
    宋长生强忍住回头的冲动,心口似被什么狠狠蛰了一下,“我会的,小夏你也要保重?!?br />
    小夏是个好女孩,可他们认识的太迟了啊。

    这个长生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小夏所说的守护又是什么意思,还有小夏所说的那个故事,又说明了什么?

    宋长生很想知道,但他清楚的知道,他不能弄明白,也不敢弄明白。

    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更不是一个懦弱逃避的人,可这一次,他无耻的选择了视而不见。

    当宋长生的手,接触到雕像时,有光幕如同涟漪一般绽放,眨眼间,宋长生的身体,就消失在光幕里。

    宋长生的身体,才刚一进入光幕,一个人影,就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这个人影看不清模样,但从体型上能清晰看出,是位年轻的女子。

    这是真正的人影,就像人被光线照射的人影一样。

    她幽幽开口,果然是年轻女子的声音,“主人,您就这么放他走了,他是灵体???”

    小夏的面色,陡然阴沉下来,“你的话太多了,上次趁我不在,你居然妄想夺舍他,难道你嫌惩罚的还不够重?”

    人影诺诺躬身,“主人,影子都是为您好啊,纵使您不夺舍他,您跟他合体,也能解除您身上的诅咒,这样一来,天下之大,您大可去得……”

    “放肆……”小夏大怒,眼中闪现蓝芒,随手向着影子挥去。

    原本白大褂下的纤纤玉手,忽然像章鱼的触角,延长了无数倍,狠狠抽在影子的身上。

    按理说,影子没有实质才是,可偏偏的,“噗”的一声,发出了闷响。

    影子的身体颤了颤,面容痛苦扭曲,仿佛被抽到灵魂中,但她却隐忍无声,也没退后一步,“您打我,我也要说,您放过他也就算了,为什么将指环给他?

    “没有指环王,您再无法离开这里,您……”

    “找死?!毙∠谋┡?,眼中的蓝芒如同实质,那只如同章鱼触角的长臂,更是缠绕在影子的脖子上,紧紧勒住影子的脖子,仿佛是要掐死影子。

    随即,小夏另一只手,也忽然伸长,抓住了影子的身体,将影子高高举起,“你再敢犯禁,我立即将你送进牢笼?!?br />
    在愤怒的情绪下,小夏的头发无风自动,向后飞扬的长发,居然变成了灰色。

    “噗噗……”

    影子发出了,如同鸡被砍头后,那垂死时的声音。

    宋长生并不知道,身后又发生了什么。

    他在触碰到雕像的刹那,仿佛一下子捅破了窗户纸,整个身体,都沐浴在光幕里。

    等他恢复视觉时,惊愕地发现,自己出现的地方,空间极其逼仄,而且还相当寒冷。

    阵阵冷气,将他冻得直哆嗦。

    不会是被送到西伯利亚了吧?

    他四处打量,发现哪里是自然界,而是在一个特大号的,大冰柜当中,若是将这大冰柜缩小四倍,就是标准的太平间四层挺尸柜。

    若是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铁定会被吓晕过去。

    可是宋长生不同,自从得到这该死的纸钟表后,他的世界已完全不正常了,这种诡奇的事情,他已经历了太多,几乎变得麻木了。

    然而很快的,宋长生又感觉到不对,他居然找不到,冷气到底从哪里送进来的,这个冰柜的六面光洁如镜,没有一丝缝隙,更别说找到通风口了。

    他尝试着,向着自认为正面那一侧推去,没有想象中推不动,或是被推开的感觉,而是如同触摸到水面一般,整条手臂都融入进去。

    莫非又是一个复合空间?宋长生心中一动,只是迟疑了一瞬,身体就跟着跨了进去。

    他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变得失重,不由自主向前踉跄了几步,从一个女人的身体穿透过去。

    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步,宋长生心中一惊,又能穿透物体了?

    而且此次穿透的,还是人体,跟当初那个白袍非人类一模一样!

    他第一时间,不是看那个女人,而是抬手看手腕上,那块纸钟表。

    记得他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时,正是从长生界回来,当时他还以为,自己已成鬼魂了呢。

    而那时纸钟表的状态,是没盖严实的正面形状。

    不知何时,他手腕上的纸钟表,果然翻到了正面,也果然有一丝缝隙,仿佛没盖严实一般。

    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抚向了纸钟表,他想验证一下,纸钟表能否被盖严实。

    另外还有一点,当初他第一次进入长生界,就是在纸钟表为反面状态时,他用手抚摸产生了灰色涟漪后,才会出现的状况。

    在他想来,既然抚摸反面能进入长生界,那么抚摸正面的话,肯定能让他回到现实世界。

    因为连续离奇的经历告诉他,此时的状态,肯定不是真正的现实世界,就像当初遇到小夏,还有小萝莉蠢她们一样。

    宋长生对于这种状态,原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之前在长生界,小夏讲的那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让他意识到,此刻他的状态,应该就是小夏故事里,那个女孩的状态。

    类似于被诅咒了的界,或是复合空间。

    而在这个空间里,凡是他无法穿透的,又或是能看到他的生物,不是非人类,就是异变人,总之肯定都是特殊的存在。

    明白了自己的现状后,宋长生蓦然转身,看向那个被他穿透的,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只要是能被他穿透的事物,哪怕是普通的人类,都是发现不了他的。

    果然,那女人对他这里,压根没有任何反应,而是自顾自站在那里,双眼空洞地望着虚空,嘴里还喃喃自语。

    “我叫寰,曾是盲人保健中心的,一个普通的盲人按摩师,后来在一年的夏天,我认识了我的丈夫宇。

    “那时我的丈夫,他已是业界闻名的大古董商。本来按照我们的身份地位,是绝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然而,让我深感意外的是,宇在连续光顾几次我们中心,并请我给他按摩后,居然公然追求我,要跟我交往?!?br />
    宋长生此时已是发现,这个女人果然是盲人,而且那双眼睛,并不像天然的盲,仿佛是被人为伤害后的样子。

    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人,正准备原路退回去,再回到那个冰柜中,找到真正回到现实的路时,突然身体一颤,瞳孔更是猛地一缩。

    这女人叫寰,而她的丈夫叫宇,合起来不就是寰宇么?

    难道跟小夏说的,那个什么寰宇影视公司有关系?